以说

你来或者不来 我都要讲故事给你听

白菜深巷-之前给群里写的群宣

你,
听说过白菜深巷么?
据说那里藏着珍馐陈酿,
藏着神秘的正子脑,
藏着魔王的一滴眼泪,
但是普通的方法却是寻不得门的,
唯有午夜时分,
带着真诚,
离开喧哗迷醉的闹市区,
走进幽僻又凄凉的弄里,
不受迷惑的,
找到那个其貌不扬的入口。
那里,
有着你,
想要寻找的一切梦想。

————TBC—————


穿过灯市大街的最后一条巷子,梧桐眼见着新世界那霓虹闪烁的大招牌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她缓慢的抬起自己的左手,揉了揉那双被灯红酒绿的世界晃痛了的明亮的双眸,随后整理了一下方才被人群挤乱的衣衫,调整好盘扣的位置。

被放在地上的灯笼显得孤苦伶仃,烛火一明一灭,映着女孩的影子在身后扭曲变形。


梧桐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自从她听隔壁酒铺子老板的小闺女桑梓说起那个神秘的地方后,她就每日薄暮时分从家里逃出来,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来到这僻静幽深的后巷,试图寻找出那个神秘地方的蛛丝马迹。

梧桐曾听桑梓的二哥提起过这后巷,那里原本开着一间不大不小的娼馆,隐隐于闹市中,做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后来不知得罪了什么人,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她犹记得当时桑梓家二哥提起这事时满脸的遗憾和懊悔。

“你是不知道那些姑娘们将那画罗衣舞的是飘飘若仙,宛若回雪袖一般。还有那长相,啧啧……罢了,我和你说这个干嘛!”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梧桐到现在还一直在思考,二哥是因为觉得羞愧呢?还是单纯的话多了?

萧瑟的寒风舔过姑娘瘦弱的身躯,与灯市大街的喧闹繁华形成明显的对比,这里几乎没有开着的店铺,只有三两个乞丐裹着寒酸的竹席在地上勉强熟睡着。
梧桐拿起灯笼,里面的蜡烛几乎烧掉了一半,她盘算了一下回去的时间,想着自己的动作可能要快一点了。

天色也完全的暗了下来,去临时帮佣的母亲应该也要回家了。

梧桐加快了脚步,绝对不能再让母亲担心了,自己已经给母亲添了那么多麻烦,这一次,一定要找到那里!

想着想着,脚下的步子就乱了套,七拐八拐的就不知道拐进了哪里。梧桐一阵懊恼,这后巷虽说自己来过很多次了,但是眼下终究不是青天白日,很多东西在黑夜里是摸不到看不着的。

比如数次险些绊倒她的碎砖瓦砾。

梧桐回过头看看身后的长弄,灯笼照着墙上的青苔闪闪发光,却照不清楚回去的路。其实梧桐做过仔细的考量,她每次走的路线都不一样,为的就是能有一次走对路,找到那个神秘的深巷。

虽说她来了很多次了,路也摸得基本全了,但是这条巷子还是第一次走进去,一眼望不到头给了她莫大的压力,黑夜包裹着女孩和女孩手上脆弱的灯笼,让人心生畏惧。


她在为难着。

蓦地,女孩闻到了一丝清幽的味道,一丝与这个巷子诡异精密的环境格格不入的,神奇的香味。

这一丝香味,仿佛给了梧桐莫大的勇气,让她提着灯笼拔腿就跑。

五步,

十步,

一百步,

一千步。

梧桐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完全没发现在自己飞奔的途中灯笼早已经熄灭,她就一个人在这漆黑的巷子里没命地跑着。

豁然,梧桐似乎瞥见了一缕光。

她猛的刹住脚步,却因为停下的太快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梧桐回身张望,那缕光还存在着,是一扇大门漏出的灯光。早已适应黑暗的双眼观察着这扇大门,门口只字未提,也没有街道的编号,只有孤零零的两只小狮子守着残破的春联。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渐渐清明的耳朵也听到了有些喧闹的声音。梧桐努力嗅嗅,幽香似乎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梧桐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浮土,再次整理了一下盘扣的位置,却似乎还是有些歪斜。

她走上台阶,走近门扉,趴在门缝上张望。

自然,什么也看不到。老式的大门就算有个缝隙也因为榫卯的对接让外面的人完全看不到内里。

梧桐放弃了偷窥的举动,推了推门,这门居然“吱呀”一声轻易地打开了!

女孩一愣,门后的光亮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脸上,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的伸出手挡住光。

“好可爱的女孩子啊,快进来吧,欢迎来到白菜深巷!”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

梧桐放下左手,将门推得大了些,门口立着一位大约碧玉年华的少女,美丽的双眸正看着梧桐。

梧桐迈进大门,有些费力的关上门扇。

“请问这里是白菜深巷!”梧桐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对面的少女笑笑,“是啊,是有着奇珍异宝可以满足你心愿的地方。”少女说完拉起梧桐,走进屋内。

“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少女依旧笑着,身后传来刚才在外面听到的略有些嘈杂的声响。

满屋子回荡着的清幽的气息使得有些紧张的梧桐也慢慢的放松下来。


“我想……”,瘦弱的女孩顿了顿,“请给我一只右手,好吗!”

梧桐霎时满脸泪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