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说

你来或者不来 我都要讲故事给你听

【原创·夏露】倘若爱如花期 1-3(吐花症梗/BE)

看了妖尾现在已经有快两年了,一直想写夏露同人,但是一直没机会,开了好几个梗儿,只有这个写下来了,目前就写到3,已经2300+,所以决定先发上来试试看?

萌新首次发夏露,瑟瑟发抖。

花吐き病-来自百度知道: 源于松田 奈緒子 的《花吐き乙女》,全称为「嘔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设定为在亚洲传播,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发病条件是“单相思”,如果一个人心中有深藏的暗恋对象,那么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花吐病的感染者。一般的药品对花吐病没有任何效果,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即“两情相悦的吻”——就是说,当感染者所暗恋的对象,同时也爱慕着感染者本人的话,当他们接吻,会一起吐出银色的百合花朵,花吐病随之痊愈。而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感染者便会死去。
这里与原设定基本相同,感染者在想起暗恋对象的时候便会吐花,思念越深吐的量越多。
私设是,如果一直不与暗恋对象相接触病情会加重。吐的花的种类是随机的,与花语无关。如果一直得不到"两情相悦的吻",感染者会因为身体虚弱而死亡。

时间设定大魔斗演武之后 BE对没错

人设OOC,因为宿舍的原因挺久没看了,我觉得肯定会出现人物设定偏差的。
长度大约中短篇,尽量赶在期末考试结束之前完


—————正文—————
1.
一直到龙王祭结束,露西都没感觉身体有什么不对。
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樱发的男孩子和蓝色的小猫为了战争的胜利欢呼雀跃,仿佛之前那个心疼哭泣的人不是他一样。
对啊,说到未来露西,她是不是已经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了呢?就如同她所说的一样,重要的是现在,如果现在被改变了,那么未来也会跟着被改变的。现在,日蚀之门已经关闭了,所有的龙也都已经不在了,未来的世界就不会发生一万头龙消灭人类的事情了吧。这样子就不会发生公会被团灭的恐怖景象了吧?这样子自己最爱的纹章就不会随着手臂一起消失了吧?这样子夏他们也就不会死了吧?
露西摇摇头,努力把脑子里纷纷乱乱的思绪排除出去,以适应刚刚熟悉的即视感带来的头晕。
对了,那股熟悉的即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错觉么?露西揉揉眉角,抬起头,眼前站着那个樱色头发的少年,欢闹仿佛已经结束,蓝色的小猫也不见了,大约是去找夏露露了吧。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少年的背上,身上的衣服早就因为刚才的战斗而破烂不堪,身上也满是伤痕,背影看上去有些伤感和虚弱,不算很高却无比结实的身躯刚刚拯救了世界,守护了未来。
守护了我们的未来。露西这样想到。
露西默默的走到夏身后,双手环过他的腰际,触摸到他腹部健壮的腹肌和刚刚战斗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口。额头抵在颈窝,金色又柔软的头发缠绕在相互接触的肌肤上。
"谢谢你。"夏,是你拯救了我们的未来。后半句话露西没有说出口。她担心自己说完之后会哭出来,这样的气氛更好,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去做呢不是么?
夏抬起右手,轻轻扶上露西环在他腰际的双手,那么小,轻轻一握就都在手心里了。
"为了我们的未来。"夏一反常态的认真说道,紧了紧手心柔嫩的双手。
就这一刻,露西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

2.
宴会进行得异常顺利,不出乎意料之外的国王赦免了公会和公主的罪行,如果说公主得到的那个惩罚也算是惩罚的话,真的是一个仁心慈善的好国王。
看着眼前好不容易西装革履却是怎么也不愿意打领带的夏,这身衣服真的是绝赞,淡粉色的衬衫和夏的樱发搭配起来无比完美,麦色的肌肤和黑色的西装又衬托出了庄重,即使不打领带也不会显得那么不羁狂放,尽管露西知道夏就是这么一个人。
"哟!露西!"夏扯着一个傻笑凑到露西面前打着招呼。
"你刚刚在台上突然出来,真是吓了大家一跳!玩过头了呢。"露西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呢,国王那个家伙又不是个坏人!"夏大笑着,随手拿起一杯酒,一口灌下去。
"真拿你没办法。"露西笑着摇摇头。突然却觉得肠胃一阵子不适,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露西赶紧用右手捂住嘴,难道是刚才吃的披萨不对了?不可能啊,不止我一个人吃了,大家都有在吃东西啊。
"露西,露西,你怎么了?"夏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些不对劲,语气里带上了自己都不易察觉的着急。
"唔,没事,就是有点乏力想吐,你扶我去一下盥洗室好嘛?"露西捂着嘴慢吞吞地说道,强忍着一阵一阵的反胃以及随之而来的晕眩。
夏小心翼翼的扶着露西来到盥洗室,还没走进门,露西就忍不住冲了进去趴在洗手台上吐了起来。夏颇为担心的看着露西狂吐不止,但随后两个人都被露西吐出来的东西吓到了。
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花瓣。

3.
夏和露西相当惊讶的盯着池子里面漂浮着的花瓣——看起来很像是百合花瓣——纯白色的,不带一点杂质,零碎而美丽,如果不是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的话。
“露西,你……刚刚把装饰的花吃了?哦!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胃口这么好!”夏有些不明所以的指着池子里的花问道。
“什么?肯定是没有啊!”露西吐完觉得舒服多了,左手撑着大理石的台面,眼睛死死的盯着池子里的东西,“我觉得这可能是我刚刚……吃的那个花瓣布丁里面的吧,也许之后又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露西觉得自己有点慌乱,总觉得眼前这个情景莫名的眼熟。
夏看了一眼露西,又看了一眼池子里面漂浮的花瓣,抬起右手捻起一片,左手托住下巴,看起来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嗯……要么去找雷比酱问问……”
“夏!你跑哪去了!宴会都结束了!大家要回去了呢!”蓝色的小猫从走廊的一口飞过来,准确无误的扑到夏的肩膀上。
“什么!我还没吃到什么东西啊!!!不行!我要赶在收拾之前吃光全场!”夏叫喊着带着哈比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那头的宴会确实安静了不少,露西想着大家马上就要走了,于是抬手冲掉了池子里诡异的花瓣。
看着零零碎碎的百合花瓣随着清澈的水流打着旋儿慢慢沉下去,露西的心也跟着平静了许多。也许真的只是刚刚吃的蛋糕不好消化呢?露西这么安慰着自己,应该不会是那本书上写的那个样子的。看来回去要仔细查找一下,毕竟,刚刚夏也用手碰了那花瓣。
啊,露西现在无比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阻止他呢!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