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说

你来或者不来 我都要讲故事给你听

《拥抱》
CP:煜幻

借梗儿:拥抱

标签:HE


拥抱梗的反梗儿,私设被抱的人不会消失,而是永久失去意识,就是死亡。


———下面正文———


1.


 当有人发现了自己的特殊体质之后,死亡就会变成现实。


2. 


试想,如果你爱上了谁,但他却不爱你,在纠结扭曲的阴暗心理努力思考了一段时间后,你可以选择哄骗或者直接扑上去抱住她或者他,那么这个人就会死在你的怀里。


想想也许这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爱情。

喜欢上一个人何其简单,性格或者穿衣,外貌或者举止,更甚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但如果他不爱你,你就上前去拥抱他,他就会永远属于你。


你可以选择把他养在花盆,埋进泥土,做成娃娃,关进深幽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午夜时分放出来,一寸一寸打理他再也不会变长的发丝。


愉悦到如同毒品,欲罢不能。


3.


幻大概有一屋子这样子的收藏品。 从小到大,自从幻发现了这种体质之后,她就热衷于收藏这些“娃娃”。


被拥抱死去的人,腐烂变的很缓慢,就好像他们的时间被无限的延长了,只是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所以适当的做些防腐措施,就可以保证他们存活的更久。这对于父母都是医生的幻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简单的防腐措施能保持多久,这不是幻需要考虑的问题,毕竟她每个“娃娃”大概只会留四个月。


如同热恋期一样的,四个月。


“看看今晚是哪个呢?”地下室的门大开着,幻站在屋子的中央,在微弱的月光下仔细的挑选着今晚与她一同玩耍的伙伴,“是夕,是楼,还是熊,又或者……”幻的目光上移,在夕的身后仿佛藏了一片阴影。


幻使劲的拖开夕,露出了一个身着汉服的黑发女孩子,头发和衣服上落了一些灰尘。借着月光可以看清,那女孩子样貌甜美可爱,嘟起的小嘴,挺翘的鼻子,尽管那双眼睛是紧闭着的,但是仿佛可以想象得到这双眼睛的主人一旦睁开,会是多么的惊为天人。 “哦,我亲爱的煜,不知今晚,在下能否有幸与你共进晚餐。”


4.


“幻,再不走就迟到了!”


“幻,我作业忘带了,可不可以帮我瞒一下老师?”


“幻!幻!快出来!我给你带好吃的了!”


“幻,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交男朋友啦?”


“幻,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好不好?”


“幻,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永远的友谊么?”


“幻,你在开玩笑么?”


“呐呐,大傻子老幻,我找了个男朋友,不要告诉老师哦!”


“幻,对不起。”


“哦,不,不用说对不起,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5.


烛光昏暗,幻的父母都上夜班还未归家。 幻事先叫好了两份牛排外卖,摆在了事先就铺好绸缎桌布,银餐具和烛台的桌子上。


请煜落座后,幻也缓缓地坐在了对面的位子上。


不得不说幻的品味很好,黯淡的烛光,精心装饰的餐桌和自家欧式的装修风格恰到好处的搭配在一起,莫名的有了点深林古堡的气息。


仿佛自己就是德古拉伯爵,而对面闭眼沉睡的美人,就是自己的伊丽莎白。


恰巧外面午夜的钟声响起,窗外似乎有什么被惊醒一样,却又很快归寂。


幻冷冷一笑,下刀切开了第一口牛排。
三分熟的肉质刚刚刚好,幻这样子想着。


6.


煜和幻自小便是玩伴。


从泥里滚打,在树上攀爬的那种交情。
等到十一二岁的时候,两个人都进入了该有的成长期,幻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一些变化。


先是在幻拥抱过自家的猫,猫却再也没有了生机开始,到后来,幻拥抱过邻家那个有着温暖气息的大哥哥,那一家神秘消失了之后,幻觉得自己生活中有什么被改变了。


是那种强行的,被迫不及待的时间踩进身体里的那种改变。


幻偷偷的去做了一些调查。


图书馆,询问人,在网页上没日没夜的搜索些可有可无的资料。


直到某一天,幻看到了一个相关的组织。
于是她终于知道,有那么一部分人,在青春期时,会得到上帝的恩赐,拥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神秘力量。


原来我这是上帝的恩赐?幻有些好笑的想着,什么见鬼的上帝的恩赐,这大概是一种惩罚吧,惩罚自己再也不能与他人相拥罢了。


不,也许,是可以的。


7.


“那时的我真是愚蠢啊”,幻吃完了第二口牛排,唇角皆是溢出的鲜血,“我怎么就相信了我自己,你是爱我的呢?”幻站起身,走近了煜,突然俯下亲吻住煜苍白的嘴唇。


亲吻,入侵,撕扯,鲜血弥散在口中,似乎空气里都带了一丝甜腥的味道。


死去的娃娃不会动,僵硬的让幻发泄着过往回忆带来的痛苦。


唇角离开之间,拉出一条银色的垂涎。


哼,可笑自己似乎还在期待着眼前的人能够回应自己。幻这样子想着,抬手蹭了一抹鲜红色的血液,仔仔细细的涂抹在煜那亲吻后稍微有些水润的嘴唇上。


就这样,牛排吃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算计着父母下班的时间,幻收拾好一切,将煜放在小推车上拉回了地下室。


丢好,锁上门。


幻洗了个冷水澡,回屋之前,随手拔掉了母亲种植的一株玫瑰,又回到了地下室门口。


8.


娇嫩欲滴的玫瑰插在地下室沉重满锈的铁链上,殷红的鲜血从断裂的根部一滴一滴的滴落。划破了诡异的似乎有些阴暗潮湿的氛围。


伴随着第一缕晨曦,一片花瓣轻曳的落在地面上。


门后的地下室中传来轻微的响动。


殷红干燥的嘴唇,挺翘的鼻子,紧闭的双眼,微乱的发丝。




还有,轻微颤动了一下的手指。




——2017.9.6 以说

评论(2)

热度(2)